当初阿图尔坐在利物浦科克比训练场谈论那24小时发生的神奇故事时,直笑得合不拢嘴。

为了离开尤文图斯他苦等了一个夏天,然后在去年9月,这位巴西国脚在转会期最后期限以租借方式加盟利物浦,他觉得自己简直是时来运转了。

红军体育总监朱利安-沃德的电话是前一天晚上晚些时候打来的,因为队长亨德森在战胜纽卡斯尔联的比赛中拉伤了腿筋,利物浦中场人手奇缺。

阿图尔和他的经纪人费德里科-帕斯托雷洛从都灵飞到利物浦并通过体检后告诉LFCTV:“我真的很高兴能穿上这件伟大的球衣,佩戴上这枚在世界足坛有着重要意义的队徽,这对我来说是圆梦了。”

“我参加过对阵利物浦的比赛,我明白在球场上被球迷们支持的感觉。现在我从对手变成了自己人,我真的很兴奋。我相信这对我来说将是一次难忘的人生经历。”

对于利物浦来说,阿图尔除了六位数的周薪,还另花了400万英镑的租借费。作为一名救火队员,阿图尔几乎无可挑剔——足够的豪门背景,丰富的比赛经验。他需要的只是重新开始。

在这段时间里,阿图尔只为红军出场过一次——那是在9月份欧冠小组赛1-4惨败给那不勒斯的比赛最后13分钟替补登场。他一分钟英超都没踢,也没有体验过他之前提到的安菲尔德的球迷氛围。在过去的三场比赛中,他甚至连大名单都没进。

阿图尔在夏天又将回到都灵,在利物浦他没有一丝的存在感,他对红军已经没有了任何期待。

当阿图尔转会利物浦官宣后,尤文图斯宣称利物浦可以在赛季末以3300万英镑的价格永久将其买断。安菲尔德的高层一直坚称,他们从来没有谈过这个条款。对于利物浦来说,阿图尔就是一个短期的救火队员而已。

最初,利物浦在错过了楚阿梅尼后,打算坚持到2023年夏天再对中场进行改造。

克洛普在季前赛初期就坚称,他对人员配备感到满意。但随着赛季的推进,红军爆发伤病潮——张伯伦、柯蒂斯-琼斯、蒂亚戈和纳比-凯塔都相继倒下。然后在8月31日对阵纽卡斯尔联的比赛中,亨德森也一瘸一拐地离开了球场。

突然之间,利物浦必须要签中场了,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要找到一名欧冠级别的球员难度可想而知。

阿图尔为巴西国家队踢了22场比赛,并代表巴西队拿下了2019年的美洲杯冠军,看起来是个完美的选项。阿图尔的履历确实无可挑剔。在2018年,他以3450万英镑的价格转会巴萨之前,也曾帮助家乡球队格雷米奥捧起南美解放者杯。巴萨对他的期望非常高,以至于在他的合同中加入了3.5亿英镑的解约金条款。

2020年夏天,在一系列有争议的操作后,他转会到了尤文图斯,很多人说这是两家俱乐部在做账。都灵是阿图尔的伤心地——他在63场比赛中只进了1个球,贡献了1次助攻,并因粘球和节奏慢饱受批评。

在接受右腿手术后,他错过了上赛季初的所有比赛,当他重返赛场时,也很难在阿莱格里的中场占据一席之地。

俱乐部想甩掉他这个财政包袱,在利物浦突然表示兴趣之前,最有希望签下他的是葡萄牙体育和瓦伦西亚。他们认为阿图尔的风格和蒂亚戈接近。

克洛普曾说:“他带来了什么?他是一名非常优秀的球员,我想我们都认同这一点。”

“他已经有了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职业生涯,现在他还很年轻,他能为球队提供节奏,是个非常棒的传球手,控球技术好,在狭小空间内更是游刃有余。我非常喜欢他。”

“为什么你能租借到这样的球员?因为他在尤文图斯并没有100%获得成功,但我认为(他离开尤文图斯)是有其积极一面的,因为他的潜力还在。”

最大的问题是,当克洛普的中场面临严重的人员减员时,阿图尔没有把握住机会。

阿图尔自去年5月意大利杯决赛后就再也没参加过正式比赛,而且由于脚部不适,他实际上比其他人晚了一个月才开始季前训练,他没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救火队员。

在抵达默西塞德两天后,他在对阵埃弗顿的比赛中坐在替补席上,然后在大败给那不勒斯的比赛中替补登场13分钟,13次传球完成11次,触球21次。他可能没想到,那就是自己代表利物浦的唯一一次上场机会。

阿图尔肯定还希望自己在接下来两场对阵狼队和切尔西的比赛中得到证明自己的机会,但伊丽莎白女王的辞世使这两场比赛推迟进行。

在柯克比训练基地,教练组帮他制定了一套强化训练计划,帮助他取得进步。9月的国际比赛日对阿图尔来说成为了关键。

利物浦其他没有国家队任务的球员得到了一周的休息时间,但阿图尔跟随U21以下青年队比赛,以提高自己的体能储备。在U21梯队,阿图尔展现出了不错的状态——他在对阵莱斯特城U21以下梯队的比赛中踢满了90分钟,三天后,他再次披挂上阵参加了对罗奇代尔的比赛。

勒塔斯说:“我们的孩子们经常和一线队一起训练,担当你和阿图尔这样的球员一起换上装备登上球场时,情况就有些不同了。”

“他是一个做每件事都尽善尽美的人,有他在身边对孩子们真的是很好的经历。他表现得极其专业,配合度非常高。”

为了进入巴西世界杯大名单,阿图尔不惜自掏腰包聘请了理疗师、健身教练和营养师每天与自己一起工作。没有人有权力质疑他的决心和努力。

当国际比赛周结束大家重新聚首时,阿图尔的伤病已经大有改观。亨德森和蒂亚戈也都恢复了健康,他们俩与法比尼奥一起在对阵布莱顿的比赛中首发出场。

然后就是当头喝棒。10月3日,阿图尔在训练时大腿不适停止了训练,扫描显示,他的肌肉撕裂需要手术,他将缺席三到四个月。

面对重大挫折,阿图尔选择勇敢面对,他告诉自己530万社交媒体粉丝,他将“与我的团队一起做我需要做的一切,以确保我以更强大的姿态回归。”巴西帮的成员阿利松、法比尼奥和菲尔米诺等好兄弟陪在他身边,女友卡罗尔-米娅雷莉也是一样,她是一名意大利牙医,同时也是一名记者。

意大利有报道称,阿图尔的租借期将被缩短,但利物浦始终致力于帮他完成康复。

2月初,阿图尔恢复了全面训练,但他已经被球队从欧冠名单中拿掉。他的前景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黯淡。在欧冠淘汰赛前,克洛普将三个名额给了新援加克波以及同样从伤病中慢慢走出的纳比-凯塔和张伯伦。

2月底,阿图尔在利物浦U21队对阵莱斯特城的比赛中再度披挂上阵,然后凭借自己在训练中的积极态度进入了3月份客战伯恩茅斯之战的替补席,这是他五个月以来首次入选克洛普的20人比赛日名单。

但是首发的法比尼奥、埃利奥特和小将巴伊切蒂奇,然后亨德森、米尔纳和法比奥-卡瓦略上场,阿图尔彻底没了登场的机会。

在对阵切尔西的比赛中,阿图尔依然作为替补没有上场,最近柯蒂斯-琼斯的复出使他的出场顺位再次靠后。

克洛普的团队很同情阿图尔的境遇。从没有任何人说过他的坏话。他只是利物浦的“恐慌性签约”,而非出自战略上的考量。在阿图尔有机会表现自己之前,利物浦已经走出人员危机了。

大腿肌肉的伤病是非常难熬的。错过了太多比赛,复出后体能情况也不理想,克洛普为了欧战资格,把位置交给其他球员,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阿图尔同尤文图斯的合同还有两年到期,但他在都灵没有未来,今年夏天他肯定将再次转会。他来利物浦是为了让自己的职业生涯重新步入正轨,但残酷的现实是,他的职业生涯已经倒退到了危险的边缘。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他同意加盟红军时,他告诉利物浦,他想要自己当年在格雷米奥穿过的29号球衣,因为那是他的“幸运数字”。在经历了过去八个月后,他可能会考虑换一个不同的数字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